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太敦】夏天果然还是要吃刨冰

1、这是糖

2、ooc严重


文/玖炽染

“好热…………”银白色头发的少年,嘛,至少看起来是个少年,在树荫下快速走着。炙热的阳光不时透过树叶的间隙烧灼人的皮肤,空气似乎都因为高温微微扭曲了起来。少年第不知道多少次擦去额上的汗珠,被扯松的领带只是让人产生凉快了一点的错觉,银白的发丝紧紧贴在脸侧,让人不怎么舒服。中岛敦这时候只想赶紧回到家里开启空调好好躺会儿,酷热的天气让他没办法保持平时的活力。
“我回来了。”在烦人的蝉声中把钥匙插进锁孔,还不忘记在门打开的时候打声招呼。
匆匆打开门,凉气扑面而来,看来某人早早地在享受凉爽了。换好鞋走进起居室,不出意料地看见某个自杀爱好者正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完全自杀》,头戴耳机,从他模糊的哼唱判断那大概是他最爱的殉情之歌,旁边的茶几上还有刚吃完没多久的冰激凌的空杯。
“太宰先生你今天又翘班了,国木田君很生气啊。”无奈地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中岛敦走向了卧室。
“这不叫翘班,这叫为自己身体健康着想,像国木田那样一直工作上会减少寿命的。”太宰治满含笑意的黑眸看向了中岛敦,仿佛事实真是他说的那么回事一样。
“请不要把我当国木田君戏弄啦————”少年拉长声音以显示自己的不满。
“敦君你居然不相信我。”太宰治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好啦,好啦,太宰先生说什么我都信,但是我现在要去洗下澡。”中岛敦敷衍地应着,拿好浴袍进了浴室,背对着太宰治的他没看到太宰眼里的柔光。
温热的水冲刷在身上,顺着肌理分明的躯体下滑,带走了些许疲劳和汗水的黏腻感。中岛敦有点发愣。
外面的是他的恋人,他一直崇敬的太宰先生,给他茶泡饭的太宰先生,把他从动荡中拯救出来的太宰先生,给他指引的太宰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崇敬就成了淡淡的喜欢,然后越来越深,最后变成了爱。本来以为这份心情要在心里慢慢腐烂,毕竟他喜欢的可是那个捉摸不透的太宰先生。因为他待他似乎没什么不同,甚至是更喜欢捉弄他,看他窘迫,看他被他压迫而不敢言的姿态。可是在某次他又一次把太宰治从水里捞出来抓紧他的衣服哀哀哭泣的时候,太宰治却前所未有地抱紧了他,像是抱紧不可以放手的珍宝。
“敦。”他听见他这么喊,湿透的棕黑色发扫在他颈间,痒痒的,就像他当时的心情,“在一起吧。”
中岛敦呼吸一窒,这句话比刚刚为了救太宰治差点溺水带来的窒息感更甚,大脑停顿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意思,连眼泪都突然止住了。他慢慢收紧脱力的手臂,反抱住这个他心心念念许久的男人,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温热的液体又从涩涩的眼眶渗出,“好。”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敦君,还没洗好吗?”太宰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中岛敦这才回过神来。
“已经洗好了,太宰先生!”急急地应了一声,然后就是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了。
“敦君还真是慢啊。”太宰治感叹似的说了一句,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盯着他。
中岛敦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向自己看来,然后他在因为没拢好浴衣领口而露出的胸膛那里看见了几个浅淡的印记。白皙的脸顿时红了,赶忙把领口拢好,紫色透金的眼睛里面满溢的都是羞涩:“太宰先生!”
眼见自家小老虎炸毛,太宰治赶紧顺毛:“我什么都没看哦。”反正什么都看过了。
“哼!”中岛敦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那张俊美过头的脸。
“啊,好可惜,明明准备了西瓜味刨冰的,敦君你不过来吃就算啦~”太宰治显然很明白怎么对付自己恼羞成怒的恋人。
耳朵准确地捕捉到了“刨冰”两个字,中岛敦忍不住去看太宰治,果然见他面前摆了一杯粉色的刨冰。
“敦君不过来的话,我可要全吃掉啦。”太宰治浓黑的眼里满是促狭,还伸手挖了一勺。
中岛敦最终也没能战胜自己的吃货之心,快速走到了太宰治身边,却没想到被那人一把拉进怀里,然后微凉的唇便附了上来。中岛敦因为吃惊而稍稍张开了唇瓣,这刚好给入侵者提供了绝佳的机会。细碎的冰块和舌一起侵入,甜甜的冰水在两人嘴里漫开,水果的香气充满了口腔。舌与舌交织,舌苔相互摩擦,在冰凉中寻找炽热的快感,太宰治的气息毫不客气地渗进中岛敦的身体,让他呼吸都困难。
好不容易被放过,中岛敦大口呼吸着空气,这么近的距离让他能更好地观察到太宰治的样子,薄唇因为刚刚的纠缠染上水色的光芒,黑眸里翻涌着对他的爱意还有温柔。然后那人贴近他的左耳,用牙齿轻轻厮磨他的耳垂,含糊地说:“刨冰甜甜的,又很凉,的确是好吃极了,对吧,敦君。”

END

——————————————————————————

关于太宰突然告白,其实是因为敦为了捞他,差点溺水,也就是说太宰差点失去敦,所以才忍不住说了

评论(7)
热度(54)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