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刀剑乱舞乙女向】最温暖的三个字[上]

*莺丸x审神者

*有被审成分

*ooc有,第一次写bg,望见谅

*暖虐风

———————————————————————————————

文/晞染

       最让你觉得温暖的三个字是什么呢?

       第一次看见这句话是审神者在逛空间的时候。作为一个超级怕麻烦的人,她最大的梦想就是瘫在床上摆弄手机。当她刷空间看见这句话的时候,她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发现能让自己觉得温暖的语句实在太多以至于无法做出抉择。不,应该说那时并不存在什么最温暖吧。

     “叮铃,叮铃”微凉的夜风吹过,檐角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廊下坐着两个人,夜色中他们的身影稍微有些模糊。他们明明坐得极近,看上去却相隔了无尽的沟壑。

     “夏天可真是炎热啊,不过夜风倒是凉爽。”少女咬了口黏腻的团子,这么感叹了一句,“好久没这么悠闲了。”

     “主作为审神者自然是忙碌的,近日来也是辛苦了。不如喝杯茶吧。”付丧神捧着茶盏递给少女,温和的声音和关心的话语一起从耳朵流进少女的心里。

       少女看着付丧神莺色的眼,楞了一下神才急忙从他手里接过茶盏,慌乱间忘记了茶水的温度,滚烫的茶盏一下进入手中,少女险些将它打翻。好不容易将茶端好,抬头却看见旁边的付丧神正在看她,眼中都是笑意,薄红瞬时蔓延上了耳朵。

     “看什么啦,莺丸你干嘛不提醒我茶很烫!”少女抱怨着,但艳丽的酒红色眼眸里却不见半点责怪。

     “主也没给我提醒的时间啊。”莺丸没有敛起眼中的笑意,嘴角的弧度反而更加扩大了一些。

     “你,哼!”少女显然知道自己斗不过这把千年老刀,只好选择眼不见心不烦,捧着茶盏看庭院。

       看到一向温和待人的审神者难得露出小女儿娇态,莺丸轻笑了两声,重新给自己添了些茶水。少女虽然看似是一本正经在看风景,其实一直在用余光偷瞄这位俊秀的付丧神。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拿起茶壶,碧色的茶汤从壶嘴倾泻而出,分毫不落地落进小小的茶盏,绿茶的清香缓缓在空气中弥散开,沁人心脾。那姿态无比优雅,仿佛是在进行什么仪式。

       上天真是不公平啊,把他生得这般好看。少女默默赞叹,却忘记了是自己赋予了这跨越了无数时光的刀剑人的身体。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莺丸对着少女展颜一笑,温文的笑容就像是空气间的淡淡的茶香。少女把头又转过了一些,让他彻底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也是遮掩自己红得像火烧一样的脸。就在她想喝一口茶水时,她才发现自己杯里的茶不知何时已经喝完了。她开始纠结自己是回头添茶还是假装杯里还有水然后喝空气。纠结来纠结去当然是没意义的,于是别人替她做出了选择。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巧地从少女手中拿走了空掉的茶盏,她赶忙回头去看。那个莺色发的男子正低垂眼帘专注地为她斟茶,那张沉静美丽的脸在这个时候有一种别样的魅力。他似乎有一种能让人安逸下来的魔力,只是这么看着他就已经得到了安宁,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主,茶喝完的话,只需叫我帮你续上即可。”莺丸把茶递给少女时这么说道。

       少女微红着脸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在因为刚刚自己傻气的举动窘迫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两人端坐看着庭院,一时无言,却并无半点尴尬的感觉。四周十分安静,除了不时的虫鸣,就只有偶尔茶水流入茶盏的声响了。有些特别的感觉在安宁间缓缓滋生,但两个人都不想去管,此刻没什么比与身边此人安坐一处更重要的事了。

       庭院的灌木间突然开始出现莹绿色的光点,那些小生灵在树叶之间穿梭着,明明灭灭,就像天上的星子落入人间。

     “是萤火虫啊,好漂亮!”少女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眼里都是惊奇。

     “主没见过吗?”莺丸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淡然的主会因为这寻常的景色这般惊讶。

     “在我原来的世界,萤火虫已经很少见了,我也只是见过一次两次罢了。”少女叹息着,言语间有显而易见的惋惜。

     “过去是过去,主还有很多看见萤火虫飞舞的机会。”莺丸抿了一口茶,柔声劝慰。

       不知是不是为了印证莺丸的话,一个小光点飞离了灌木,晃晃悠悠地向这边飘了过来,在少女身边打了几个转。少女屏住了呼吸,就怕将它吓跑。最终格外不怕人的这一只停在了少女手中的茶盏上。

     “真可爱啊!”少女眼中倒映出了这个纤弱美丽的生命,因为它的停驻,她的嘴角不可抑制地翘起了高兴的弧度,酒红色的眼盛满光芒好像波光潋滟的美酒。光顾着眼前美景的她,却没注意到自己此刻也是旁人眼中的风景。

     “若是大包平在的话,应该也会很高兴吧。”有意无意地,莺丸又提起了他还不曾出现在这个本丸的友人。

       少女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间,但她勉强维持住了嘴角的弧度:“我一定会把大包平接回来的。”

     “那就多劳主费心了。”莺丸道了一声谢,像是完全没发现少女眼中熄灭的光芒。

     “我觉得有些困了,先回房休息了,莺丸殿也早些休息的好。”少女强自镇定地放下茶盏,起身走开了。转身的一瞬间,少女的脸色苍白了下来,眼中都是受伤的失落。她在期待什么呢?原本和莺丸就是不可能的啊,她作为一介凡人,怎么可能陪他长久?她比不上大包平,毕竟她都没办法成为像大包平能回应莺丸长久思念的友人。

       他们待着的地方是莺丸的茶室门外,这处本就僻静,其他刀剑们也是知道审神者有和莺丸一起喝茶的习惯,更是不会到这里来吵闹。廊灯没有开启,但漫天星光下倒也不怎么黑暗,审神者赤脚在木地板上走着,几乎不发出什么声音,安静地离去。墨蓝色的长卷发垂下铺满了她整个后背直抵膝间,看上去就像夏夜的天空遮盖住了她,宽大的冰蓝色长裙衬得她身形更是瘦削,给人脆弱感。莺丸目送她的缓缓远去,不知怎么产生了这人披了一身寒凉的月光的感觉。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感觉冷。莺丸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茶,看着院中时聚时散的光点出神,那双莺色眼的深处翻涌着晦涩难名的情感。

                                                                                                              tbc

———————————————————————————————

第一次写莺丸,在我眼里莺丸经历了时间的洗礼沉淀下来,有一种安静的温柔,但是由于我文笔太差,好像完全没能表现出来呢。总之,我超爱莺丸,他超棒!!!!【奶我自己一口,我还没有莺丸呢QAQ】

被被在下一篇出场


评论(9)
热度(18)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