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刀剑乱舞乙女向】最温暖的三个字[中]

*莺丸x审神者

*有被审成分

*ooc有,第一次写bg,望见谅

*暖虐风

———————————————————————————————

文/晞染

       刚走过拐角,审神者就脱力般的扶住了墙壁。淡淡的影子投射在墙上,少女默然注视了一会儿那黑暗的自己,眼中的失意苦涩被压下。本来就是她差点控制不住,眼下这些情绪倒也是她自找。

       她缓步向寝室走去,刀剑男士们大多已经进入了房中,也对,已经很晚了啊。暖橘色的光从不同的窗口跳出,落到走廊的木质地板上,不时能听见房里的人声,笑谈,吵闹,窗上映着他们各异的身影,满满的都是生气。审神者的嘴角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不管他们过去如何,她作为他们现在的主人真的很高兴能和他们相遇,他们拥有快乐的记忆的话,过去那些血腥黑暗也能冲淡一些吧。

     “主上,要一起来听睡前故事吗!”路过栗田口部屋的时候,前田打开了窗户邀请她。栗田口家的其他短刀也都争着挤到窗边一起期待地看她。

       审神者觉得有些为难,她不忍心拒绝短刀们的好意,但是此时她更想一个人待会儿。眼见审神者犹豫,挤在窗边的少年们更是摆出了失落的表情。审神者一时心软,就快答应时,水蓝色短发的付丧神将弟弟们一个一个拉到自己身边。

     “主上最近已经很累了,不可以缠着主上让她为难哦。”温柔得体的话语安抚了短刀们,一期一振的确是无可挑剔,无论是身为哥哥的能力还是察言观色的本事。

       审神者感激地看向一期一振,却在对上那双金瞳时产生了退缩的想法。那样的眼睛简直是要看到她的心底,看穿她所有的不堪。她勉强笑了笑,在短刀们眼里就是审神者的确是累了。他们七嘴八舌地嘱咐审神者照顾好自己。被关心包围的审神者只能不断点头。索幸最后一期一振阻止了担心的少年们。

     “主啊.................”一期一振关窗时叹息唤了少女一声,最终什么都没说就关上了窗,眼里分明是怜惜。他明白审神者和莺丸的事,也知道他们互相的顾虑,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帮不了他们,这是他们自己设的局,他们不愿解局,作为旁观者的他也是做不了什么的,其他刀剑男士也是这样吧。

       “一期尼,你不开心吗?”怀抱着小虎的少年仰着头小心翼翼地问他。

       一期一振摸了摸五虎退的头:“我只是想到一些事,走了一下神,退不用担心。”

       审神者盯着栗田口部屋的窗户发了会儿呆,才又抬步离开。

    “好像有点冷,夏天晚上的风还是很凉的啊。”她这么想着抚了抚自己裸露的手臂。猝不及防地,一件还带着体温的披风落在了她身上,她讶然转头,看到自己的初始刀正站在门口,脸上还有些别扭的感觉。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走过的是近侍屋。

     “披着吧,就算这是仿品的东西也总比冻到感冒强吧。”他这么说着转过了头,耳朵泛起了红色。

       审神者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觉得温暖极了:“谢谢,被被。”她轻声道谢,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身体也是,心也是。

     “快回去休息吧,就算你是仿品的主人也不能把自己当仿品对待。”山姥切国广看到审神者眉间明显的倦色,有些不悦,但性格使然,即使担心,他也说不出什么温柔的话来。

     “被被,问你一个问题,最让你觉得温暖的三个字是什么呢?”审神者认真地问他,期望能听到什么确切的答案。

     “仿品是不会有温暖这种东西的。”山姥切国广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

     “这样啊,好吧..................”

       山姥切国广看着少女逐渐消失在视线里,抓着门框的手越收越紧。怎么可能没有呢?就算是仿品也会本能追求温暖啊。他的主上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那三个字是什么。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才关门回屋。

       没事吧?

       最普通的一句问候,但这确实是最让山姥切国广觉得温暖的三个字。他还记得自己刚显形时少女激动的笑靥,酒红色的眼睛闪着光就像看见了什么珍宝,明明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仿品罢了。

     “被被长得真好看!”

     “不要说我好看!”山姥切国广扯紧了自己的披风,语气里的别扭谁都听得出来。不可否认,被夸赞的时候,他的确是开心的,不过可不能让这个小姑娘知道,不然她就要得意忘形了吧。

     “我决定了,被被以后就是我的近侍了。”

     “什么?我一个仿品怎么有资格,还有那个昵称是怎么回事.........”

     “不听不听,被被以后就是我近侍,你才不是什么仿品,你可是我重要的近侍啊!”少女完全不理会山姥切国广的话,自顾自地定下了他的职位。

       只是一时兴味而已,她很快就会对仿品失去兴趣的。山姥切这么想着,毕竟,谁会对一个仿品抱有长久的期待和关心呢?

       想是一回事,做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作为近侍,山姥切国广肩负了开拓战场的重要任务的,每个战略点都是他带领第一部队率先探索的。未知对应的是不可避免的风险。

     “第一部队出阵回来了!”狐之助刚向审神者报告完毕就看见审神者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了房间里。

       审神者没想到自己迎接的是一支身上血迹斑斑的队伍。山姥切国广为首的第一部队各个受伤,其中作为队长的山姥切国广伤得最重,他是被长谷部扶回来的。

     “对不起,主,我们没能找到溯行军的本营。”长谷部见到审神者就立刻开始道歉,没能为审神者找出溯行军的终极据点让这个事事以主命为重的男人无比愧疚,如果不是手里还扶着山姥切,他大概已经跪下请罪了吧。

     “这件事以后再说,现在大家先去手入。”审神者不顾长谷部阻拦,态度强硬地独自把山姥切国广扶进了手入室。

     “早就说过不要对我这个仿品抱有什么期待,现在战斗失利,你也该失望了吧。”山姥切国广皱眉看着面无表情给他打粉上油的审神者,他其实一直很努力回应她的期望了,但是这次战斗实在是不顺利,被抛弃一边也是很自然的吧。

     “够了!”审神者把打粉用的棉棒扔到了一边,拎起了山姥切国广的领子,逼视他的眼睛“别给我说什么仿品不仿品,你现在是我的刀,怎么看你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自己插嘴!”说完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赶紧放开了山姥切,抱膝团成一团,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都不敢看山姥切国广了。

     “…………”山姥切国广愣了半晌,以至于审神者以为她做得太过导致他生气了。

     “没事吧,被被,哪里还痛吗?是不是我刚刚扯到你伤口了?”审神者小心翼翼凑过去地问他,小脸上都是自责和担心,样子像极了毛茸茸的小动物。

     “我没事了,你不用这么关心一个仿,不是,我是说你用不着担心我。”刚要习惯性说出“仿品”这个词,山姥切国广就看到了审神者阴沉下来的脸色,他理智地选择了改口。

       好像是从这次开始,每次审神者迎接他们归来时,都会问山姥切国广一句“没事吧”。最开始只是细微的暖意,渐渐地,渐渐地,这三个字就变成了山姥切国广心中温暖的象征,然后他才发现这个少女对他来说早就成为不可失去的温暖的来源了。

       审神者喜欢莺丸,那个清茶一样的男人还没来的时候,审神者就已经喜欢他了,山姥切国广一直都知道的,所以在阿津贺志山,他第一次不想实现她的期待。

     “被被,被被,明天你就要去阿津贺志山啦,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少女脸上漫上了绯色,她低声提出额外的愿望,“能不能想办法把莺丸带回来?”

       少女提出要求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他逼近了一些,长长的墨蓝色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有几缕扫到他的手上,痒痒的,传递到心里又泛起了几分涩意。

     “我会尽力的。”他略微低头避开了审神者的目光。

       尽力...........吗?

       少有的高侦查力清楚地告诉他,正确方向是辰字位。他垂下目光思考了几秒,对身后的队员们说:“向寅字位走吧。”知道莺丸最可能出现在敌人本营又如何?知道正确方向又如何?他是仿品,但不是圣人,还做不到亲手把自己喜欢的人推进别人怀里。

     “资源点,资源点.........为什么每次都是资源点?”审神者烦躁地揉乱了头发,地上散落着纸团,都是她失败的战略,桌上的白纸被画满了各种无意义的符号,因为审神者一团乱的脑子只能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整理。

     “主?”金发的付丧神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主人不断用笔敲击自己的脑袋,嘴里念念有词的样子。

     “啊,被被,你来啦。”审神者赶紧坐正,还顺便稍微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这是上次出阵的工作报告。”山姥切瞥了一眼地上的狼藉,皱了皱好看的眉,还是决定当做看不见。

     “又是没能到达敌人本营啊...........”审神者失望地看着手里的纸张,她犹豫了一下,面带愧疚,“被被,你,嗯...............让长谷部做一段时间近侍好不好?”

     “随你的心意就好,你不必在乎一个仿品的想法。”山姥切像是早就料到了她要说什么,反应十分平淡,很快就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

       他见到过深夜悄悄流泪的审神者,他知道她有多爱莺丸,即使莺丸还没来到这座本丸。他没办法不去心疼,但是他更没办法帮助审神者带回莺丸。他没办法不去嫉妒,明明是他先来的,为什么莺丸能早早地占据审神者的心?这难道是说明仿品不该奢求幸福吗?他不想承认,所以,就算碍于身份、性格和审神者的意愿永远不能说出自己的心情也没关系,就算那个人迟早会出现也没关系,他至少可以努力推迟他出现的时间,那样审神者就暂时还是他的不是吗?

       想再听一次,想再听一次那三个字,想在她还没被夺走的时候再感受一下那种温暖。

                                                                                                              tbc

———————————————————————————————

我文笔超级烂,感觉超流水账,求大家轻点喷【抱头】

评论(4)
热度(15)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