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刀剑乱舞乙女向】老夫老妻式生活——晨起

*莺丸x审神者

*ooc有

*这是一个甜饼

文/晞染

       清晨六点,因为处于夏天,外面已经大亮了。阳光从窗户闯进来,占据了房间大半空间。

     “好亮…………”我下意识翻了个身,脸贴上了什么温热结实的东西,习惯性地蹭了蹭,没想到自己被人按住了。

       莺丸原本就是浅眠,房间的亮度他有所感觉,但是还是睡意占了上风。颈窝触传来酥痒感,他勉强睁开眼,发现是自己的主正在蹭他。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动作一下一下磨蹭他的皮肤,从皮肤传来的感觉也骚动着他的心。不想累着小姑娘,他按住了对方乱动的小脑袋,稍微抬起一点头,墙上的挂钟进入了视野。已经到了起床的时间了啊。

       他磨磨蹭蹭地起身,莺色的发乱翘着,平时被遮住的一边眼睛这时隐隐约约露了出来。睡衣凌乱,领口大开,露出了大片胸膛,白皙的皮肤上有些浅淡的痕迹。刚起身的莺丸意识还不是很清醒,他茫然地坐了一会儿,莺色的眼半天才对好焦。思想处于混沌状态时他还不忘继续按住审神者,让她接着睡。他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才下床开始换衣服,劲瘦的腰部在溜进室内的日光下展露优美的曲线,肌肉拉伸时可以清晰地发现其中的力量。衬衫穿到一半,他感觉到了什么,皱了下眉,一回头果然看见裹在被子里的小姑娘正努力撑着沉重的眼皮看他。他无奈地叹口气,随意套好衬衫,也不扣扣子就走到床边,揉了揉少女细软的长发,用手挡住了她的眼睛。

     “再睡一会儿,昨天累了你了。”温柔和缓的声音像莺鸟的鸣声一样好听,透出了丝丝宠溺。话刚说完,莺丸就看到审神者缩进了被子里,脸上可是很红哦。为这可爱的反应,他轻笑一声,接着不急不缓地穿好衣服,开门出去了。

       听见关门声,我才从被子里面出来。真是的,这人平时看上去那么淡定平和,怎么就这么自然地说出这种话呢。我拍了拍脸,努力降低脸上的温度。我在心里抱怨他脸皮很厚,结果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莺丸带着早餐和茶具回来了。他的小姑娘还在被子里沉沉睡着,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他也不急着叫醒她,而是把还发烫的早餐放在了茶几上,摆好茶具开始煮茶了。

       滚烫的热水把干瘪的茶叶包裹起来,在水分的滋润下,茶叶开始舒展身体,一点点把水染成碧色,茶香在空气中蔓延,不断顺着呼吸进入人的身体。我吸了一口气,茶香充盈了整个鼻腔,我知道我该起了。慢慢坐起来,不出意外地看到那个面容姣好的男人坐在茶几旁悠闲地喝茶。

     “哈~早啊,莺。”我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和他道早安。

     “早,主,你是打算起身了吗?”他摸了摸茶杯问我。

     “嗯,也该起床工作了。”我一边回答一边穿着乱七八糟的睡衣往浴室走。刷牙的时候我把深海蓝的长发拨到后面免得妨碍洗漱,于是我就看见了锁骨上微妙的印记,忍不住红了红脸,但还是尽量学着他的淡然不去过多在意。

       我当然是一早就注意到了茶几上的早餐。光忠特制的粥润滑可口,我一直是很喜欢的,所以我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勺就往嘴里放,勺子进嘴的一刹那我才反应过来粥一般都是很烫的,我闭上眼做好了舌头被烫麻的准备,出人意料的是温度正好。我心中一动,看向莺丸。

     “主真是性急啊。”他只说了这么一句,确是肯定了我的猜想,果然是他算准了我的性格,提前放凉了粥。认识到了这一点,我突然觉得很开心,想去亲他一下,当然,我也就是想想。

     “主。”他唤了我一声,我不明地看他,他微微笑起来,身体前倾,伸出手替我理了一下领子。“真是和大包平一样粗心呢,以前大包平也是经常不注意整理自己的衣服。不过,大包平没有关系,主不一样啊,主还是注意不要露出什么的好。”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暗骂平安刀都是老流氓,面对他意味深长的目光,我恨不得把头埋进粥碗。我怎么忘了呢,这个看上去淡然的家伙其实脸皮也厚极了啊,肚子里的坏水绝对不输三日月的。

       偌大的本丸各处传出了刀剑男士们的笑谈声,唯独这一处安静缱绻,莺发的俊秀男子看着对面脸上染上绯色的女子,脉脉的情愫在眼里晕开。

                                                                                                            END


评论(3)
热度(42)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