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R27】晴空暖阳

1、主暖,略虐

2、带all27

3、HE

这篇本来是第二季,但是由于发生了很多事,第二季搁浅了,被我压缩成了番外。虽然很渣,还是将就着看看吧。

————————————————————————————————————————————————
番外五:澄空透明,阳光微暖


“好黑,好冷,我是死了吗?”


寂静无声的世界,连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睁开眼与闭上眼都是浓重的黑暗,这个地方仿佛被阳光遗弃。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周围像是静止,又像是以极高的速度变化着。没有着力点,漂浮着,仿佛置身海底。


“这算是代价吗?永远呆在这里。”孤寂的感觉在身体的每个角落蔓延开,连心都在枯萎。


褐色头发的瘦削青年把自己缩成一团,眼睛里已经不复曾经璀璨的华光,空洞的褐色没有一丝波动,像是失去了所有感情的精致人偶。这样一双干枯的眼睛却不断有泪水流出,从苍白的脸颊滑落,又隐没在无尽的虚空。


呐,为什么在哭泣呢?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呢?”感受不到身体的变化,不会渴也不会饿,没有衰老,分不清睡梦和现实。


“我,在等谁吗?我又是谁?”记忆一片混乱,纷繁的记忆中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背影,有什么失去了,但是找不回。到底是什么呢?


记忆一点一点被剥夺,一开始是模糊了在一起的时光,再是模糊了面容,然后只能记得爱过那么一个人,最后连爱过也忘记了,只是执拗地抓住那一点淡不可忆的感觉。


“蠢纲..............” 


谁在说话?


空洞的眼睛里出现了微小的波动,他踉跄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仿佛在追逐些什么,即使前面只是更加深沉的黑暗。


“别走,别走.............”口中呢喃着无意义的语句。


终于,他摔倒在地,但还是执拗地向前爬着,眼泪不住地从眼角滑落。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你是谁?”他努力伸出手,向前够着。


“别留下我一个人..............”


眼前是身影追逐不上,消失在视野里,还要在这里生存多久,还有多久才能解脱?


“reborn…………”这是谁的名字?


“蠢纲,再不起来就送你去三途河。”有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蠢纲是谁?”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青年向声源望去。没有人,环顾四周,却不能看见任何东西。


“蠢纲就是蠢纲,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听着, 你是沢田纲吉,是我的蠢学生,我是你的家庭教师reborn,听清楚了吗?”


“我……….叫沢田纲吉?好奇怪,想不起来。”他下意识地和那个人说着话,也许是寂寞太久,连臆想一般的声音都弥足珍贵。


“想不起来没关系,只要记住你是我的学生就好。”


在没有光明的日子里,他习惯了那个人的陪伴,即使那个人从来不会说出什么表扬的话,总是用语言打击他,那也没有关系,他在就好。


欲望从来不可能填满,好奇心在心里滋长着,他想知道自己必须待在这里的原因,他知道自己大概是做了什么错事,但却不能记起。


“你知道我在这里的原因吗?怎么才能出去?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沉默着,像是消失在了黑暗里。


“reborn,reborn,告诉我,告诉我啊!为什么我要被困在在这种地方?!”如此熟悉的名字,那份一直没有消失的感觉此时蠢蠢欲动,有什么在拼命挣扎,想要挣脱束缚。


“好痛,好痛……………”头一阵一阵地发痛。


宏伟的教堂,悠扬的婚礼进行曲。难得带着温柔微笑的黑发男子收起一贯的戏谑,看着白衣男子从教堂入口缓缓步入,牧师打扮的温润男子面前放着圣经,换下唐装的他一点也不比身边的新郎逊色。


洁白的西装,束起的褐色长发,碎光落进光彩流动的褐眸,精致的脸上满溢着幸福的微笑,温和的气质,恍若落入人间的天使。


周围的宾客们神色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那一份祝福。


两人相距只剩下几步,能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的自己。


突然响起的巨大爆炸声打破了美好的情境。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


看着从教堂里冲出的人们,某个男子拍着手掌“嗨,彭格列的各位,喜欢我卡尔特送上的贺礼吗?”说着,他做了一个手势,他身后的人发动了攻击。


战斗一触即发,原本美丽的婚礼会场变成了满是鲜血的修罗场。


“呐,看来赢有点困难呢,彭格列十世,来陪我一起死吧!”男子疯狂的笑着,捏碎了手里的某样东西。


“蠢纲/阿纲/十代目/首领!”眼见着攻击来到却无法躲避,但不约而同,有四个人最先发现,向他冲过来。


眼睁睁看着爱人和最重要的家人消失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感觉?是像窒息一样的感觉。


………………………


“你决定了?”白发男子看着眼前温和笑着的青年。


“嗯。”青年微笑着抚摸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这是他留下的东西,有了这个几率会大很多吧。”


“你真是疯了。”


“我是疯了,他们会回来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成功。”青年神色不变,仍是笑着回答。




“我会帮你的。”白发的男子叹息一声,握紧了身边橙发男子的手,换成是他,他恐怕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吧。不,也许是比当初要毁灭世界更疯狂也说不定。


“多谢。”


……………………


“那我就抹去你的记忆吧。”最后一次使用这枚reborn留下的可以对空间产生影响的戒指。看着过去的自己消失在面前,松了一口气。


“真好,还能再见你一次。”满溢着悲伤的茶色玻璃映着火焰和那个黑色的身影,淡不可闻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


“不,不,不要想起来!好痛,头好痛!啊啊啊啊!”青年在黑暗中扭动着身躯,痛苦地挣扎着,做着徒劳的努力。不知过了多久,像是精疲力竭,青年蜷缩着,发出细小的抽泣声,喃喃低语:“我怎么忘了呢,你们早就不在了,好不容易忘记,为什么又让我想起来............reborn.............reborn...........好想见你,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这里,纲吉,我找到你了,不用再等了。”身体被小心翼翼地抱住,温暖从接触的地方蔓延到整个身体,感官仿佛在这个瞬间全都回来了。


他抬头看向抱住他的人。光铺满那人背后的世界,他逆着光,看不清面容,但纲吉知道那是他的导师,他的爱人,他一直等待的归宿。他忍不住缩进那个怀抱嚎啕大哭。那双手圈紧了他,像是要把他揉进体内一般用力。


经过了这么久这么久的孤寂,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呐,你感受到终于铺满澄空的阳光的温度了吗?


END


评论
热度(6)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