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楚暗】不要找隐秘地点打坐!

*bl车

*楚留香x暗香

*这是一辆毫无剧情可言的小破三轮

文/紫烯染

       这是相识的第几个年头了?唐烯记不清,也懒得去记,总之三年五载应该有吧。行走江湖谁知道哪一天就死在不知名的角落了呢?作为暗香弟子,唐烯更是清楚,所以他从来不去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唐烯随便地躺在芳菲林的一棵树上,看着这仿佛永世不凋的桃花,突然有点想叹气。这么些年的闯荡,让他也小有名声了,再加上长相温和精致,待人温柔,曾经有好些女侠向他明示暗示过,可他就是不为所动。其实哪里是心不动,他的心早已系在另一人身上了。

       楚留香,楚香帅,唐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等他发现的时候早已情根深种。他记得那人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记得初见时的白衣翩跹,记得狱中的从容淡定,记得教导他江湖险恶时的温柔无奈。只是,风流如楚香帅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呢?唐烯只能把这份感情藏起来,试图让它在心里慢慢腐烂。

     “咕咕”唐烯坐起来,伸出手,信鸽乖巧地跳到他手指上,取下信笺。看了一眼,随手搓了搓,信笺就在手里变成了碎渣。

     “点香阁吗?”唐烯喃喃重复了一下地名,眼神莫测。他收拢了些旁的心思,吹了一声口哨,陪伴自己许久的马儿便奔驰了过来,他运起轻功跨上马背就往金陵而去。

       任务不难,只是探听一下消息,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楚留香。那人似是没有发现他,唐烯下意识隐了身藏在花坛后面,大朵大朵的花开得正艳,恰好挡住了他。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可能就是想多看那人一会儿吧。他看着楚留香和点香阁的姑娘们笑谈,心下苦涩,但是又觉得自己实在是蠢得不行,如此倜傥的楚香帅,有人倾慕也是正常,何况这些年他见到的也不少了。唐烯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再抬眼看时,他惊诧万分,只觉得自己简直要窒息了,一时内息不稳,险些露了行踪。

       楚留香似有所察,向唐烯隐匿的地方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他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多心了,复又转头和蔡居诚谈笑起来。要说能请到这位武当二师兄共饮是当真不容易啊。

       唐烯看着那二人进入房里,忍不住攥紧了胸口的衣服,大口喘息了两下才把眼眶的温度降下来。

       楚留香,原来你不是不喜欢男人,你只是不喜欢我而已。

       唐烯一路飞驰回了芳菲林,他过去在芳菲林找到一个隐秘的石穴,那是一座小石丘凹陷下去的地方,四面都是石壁,石穴前面一棵巨大的桃树恰好挡住了唯一可能发现这个石穴的方向,头顶是桃树巨大的伞盖,密密匝匝的花瓣落下,在石穴里铺了厚厚一层。唐烯躺在石穴里,看着头顶纷繁的花朵,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里是他的秘密地点,只有他和楚留香知道的地方,他还记得上次两个人在这里一起喝酒赏花的情景呢。那人随意举杯饮下便有别人不及的潇洒风采,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注视着他,仿佛能看透他所有的心思。那时的楚留香是那么俊朗,像是揽尽当时芳菲林透下的所有阳光,让他痴,让他狂。

好的,剩下来的让我们走链接

———————————————————————————————

我说开车我真的开了

评论(11)
热度(69)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