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R27】晴空暖阳6

1、主暖,略虐

2、带all27

3、HE

      纲吉瞪大了眼,紧张了起来。
      “好了,这件事就先这样吧。”出人意料的,reborn并没有接着问下去。
      纲吉松了口气。
      再见到狱寺,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样子。
      往常那个有些吵闹、暴躁,却对他异常顺从、崇拜的人正躺在病床上,看起来那么安静。没有气急败坏的吼声,没有那声激动的“十代目”。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小片阴影,苍翠如丛林的漂亮眼眸此刻紧闭,原本就白暂是肤色此刻是一种病态的苍白。淡色的唇此刻失了血色。病房里只能听到营养液滴落的声音和各种仪器运转的声音。
      纲吉靠近狱寺,在他耳边说:“请好好休息吧,狱寺君。”说罢,他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医生早已被遣走,纲吉的身边此刻只剩下了reborn。仿佛失了力气一般,他靠着墙慢慢滑坐下来,把头埋在膝盖间。他闷闷的声音传来:“reborn,我是不是错了..........我当时该拦住他对吧..........”
      reborn一把将纲吉拉起,强迫性地抬起了纲吉的脸,对上了他有些发红的眼睛。语气强硬而含着隐约的怒气:“蠢纲,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以为这样就有用了?!”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声音放缓了些,“想哭的话不用憋着,你以为你在我面前能有什么伪装吗?”
      强装的镇定瞬间崩塌,眼泪无意识地落下,偌大的走廊里响起低低的抽泣声。
      “首领大人,岚守大人的各项生命指标均显示正常,所受的伤只是一些皮外伤,精神方面似乎也没有问题,但岚守大人昏迷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狱寺一直没有醒来,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却一直昏迷着,或者说沉睡着,任凭医生甚至于彭格列的科研人员用尽手段,也毫无成效。
      “是吗?你先退下吧。”纲吉尽量维持着温和的微笑,但却已有些勉强。
      “reborn,威尔第也没有办法吗?”
      “嗯。”reborn皱起了眉,现在已经不只是狱寺昏迷的问题了,纲吉身上发生的“意外”自狱寺昏迷开始越来越频繁,纲吉已经要瞒不住了,虽然他其实早已知晓。
      纲吉担忧地看向reborn,习惯使他依赖着这个男人。说实话,那些“意外”渐渐开始威胁到他的生命了。掉落的花盆,断裂的栏杆,失控的汽车,危险性在增加,暗处的人仿佛能洞悉他的一切行动,对他了如指掌。
      reborn从中嗅出了危险的味道,不安感在扩大,一切都指向了艾尔特家族——那个以不知名手段强大起来的家族。
      黑暗贪婪地吞噬着残存的暮色,路的尽头是更深的黑夜还是曙光的黎明?
       

评论
热度(13)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