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R27】晴空暖阳8

1、主暖,略虐

2、带all27

3、HE

        时间自狱寺归来已是过去了一个月,狱寺身体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依旧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对于他昏睡的研究也是毫无进展。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分部被袭的事件愈演愈烈,现在已经不只是彭格列一家的事了,连众多的同盟家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侵扰。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次事件的不寻常,守护者们都被派了出去,连reborn也有着连续不断的任务,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纲吉扶着额头任由自己倒向椅背。习惯性的向一旁的沙发望去,没有人。对了,reborn出任务去了。闭上眼,把手放在眼睛上,眼前一片漆黑,没有出路,仿佛预示了什么。现在的局势动荡不安,琐碎的事件不断,他焦头烂额。而reborn有正好不在。自上任以来他少有的感到了无助。

      他也知道,他不可能一辈子依靠reborn,或者说,那人也不可能让自己依靠一辈子吧。那么懦弱的自己,连表明心意都不敢的自己,那么差劲。

      露出一个苦笑,深呼吸了一下室内的空气,空气中有微苦的醇香气味,那人常年待在他的办公室,连咖啡的味道都在这里定居了啊。若有若无的微苦气息包围着他,仿佛那人就在他身边。但那毕竟也只是感觉而已啊。

      幻觉毕竟只是幻觉,再留恋,也会有醒来的时候。纲吉叹了口气,睁开眼,继续埋首于繁重的工作。至少他要把工作做好,他不想让那人失望。

      忙碌的一天终于过去,纲吉得以躺在床上享受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

      不知是什么原因,纲吉一直睡得不安稳。迷迷糊糊中,他感到很渴,于是下床去给自己倒杯水。端着泡好的蜂蜜茶回来,满足的喝下。余光却瞄到阳台上多了一个影子。

      “谁?!”长期的训练让他瞬间进入备战状态,迅速带好手套,现在的他早就用不着死气丸了,小心翼翼地向阳台逼近。

      拉开门,却不见那人有任何动作。

      明亮的月光使他能清晰地看到那人的样子。纲吉可谓见惯了美色,毕竟与他关系亲密的各个容貌不凡不是吗?可即使这样,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人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那是一个月华般的男子白色的长袍,衣角垂下,微微摆动着,银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晕,银色的精致面具遮去他半数容颜,却不能掩盖他的光芒。暖橘色眼眸透着淡淡的杀意,却又因不知明原因而压抑着。

      温润的声线却透着刺骨的寒:“你没必要知道。”

      “你............”好奇怪,这人怎么给他一种熟悉感?明明没有见过猜对。

      “沢田纲吉,不,应该是彭格列十世,”言语间透着显而易见的厌恶,“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你的岚守是醒不过来的。” 

      “什么?!”

      看着他的反应,那人勾起一抹讥诮的笑:“这不过一个小小的见面礼,请好好享受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剩下的话已说不出口。空气中有幽微的香味传来,既似蔷薇,又有着薰衣草的淡雅。眼前模糊起来,扶住玻璃门已花去他所有力气,他只能看着那人向自己走来。

       那人伏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这是你的罪责,作为............”后面的话再听不真切。他唯一记住的只有那双冰凉的暖橘色眼睛,那眼眸深处似乎还有什么隐隐浮动,但他早无力分辨。

       注定的相遇,命运的交错,是转变的开始,抑或是罪责的延续? 

评论(2)
热度(13)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