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米英】琉白

【其实这是一个中长篇的番外,突发奇想,于是写了。】

【PS.中长篇我还在苦逼的写手稿.................】

BY.玖炽染

       这世上有很多傻瓜,我刚好是其中之一。

       时间匆匆过,百年也是瞬间。时间的流逝对于一些长久的存在没有什么意义 ,比如————国家。
       “已经过了多久了呢?” 午后的花园有人这么叹息。
       亚瑟照例在花园里喝着他最爱的红茶。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下午茶不可或缺的。他忽然觉得有点厌倦,但并没有什么缘由。阳光很明媚,树木很苍翠,妖精们和他一起喝着茶,一切都很好,但他就是觉得不舒服————明明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亚瑟,怎么了吗?”妖精小姐显然察觉到了什么。
       “没什么,今天的下午茶怎么样呢?”笑得温柔。
       “亚瑟泡的茶一如既往的好喝。还有,说谎是不对的哦。”
       亚瑟笑了笑,没有反驳,只是轻轻点了点妖精小姐美丽的透明翅膀。
       看到他的样子,妖精小姐噘着嘴,振动翅膀,飞到不远处草坪上欢闹的那一群身边去了。
       “亚瑟好小气。”一边飞一边小声抱怨。
       亚瑟莞尔,看着他们,自己的心情似乎也好一点了。
       “不是不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像是无意识的喃喃着,眼睛里有一些复杂的神色。
       他活的太久了,他看着这个国家的王朝衰弱,资产阶级兴起。他做过海盗,抢过东西,发动过战争。好的坏的事他都做过。但这对他,对亚瑟·柯克兰这个人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这只是他身为国家的记忆,那么,他自己的记忆呢?他想起了那个草原上金发碧眼的孩子。可惜,后来他在一个雨天离开了。之后怎么样了呢?亚瑟有些记不清,应该只是日复一日地处理没有穷尽的公文,忙的焦头烂额却还抽出时间喝下午茶。嗯........再后来就是战争了吧。飞机的嗡鸣,炮火炸裂的巨响,人们的哀叹惨嚎。天空是暗沉的灰,满眼是刺目的红,红色的河流在流淌。他见过一个又一个人在他面前长眠,一开始会难过,那些是他的国民,他的血液,每一次的牺牲都是为他增添狰狞伤痕,只是痛到后来也就麻木了。死,他不是没想过,只是那样的他却在人们的拼死保护下活了下来————背负着无数悲伤。
       他喜欢楼上靠窗的位置,因为他爱看下面流动不止的人群,生命的气息在涌动————虽然不是他的。他静默的看着,有一种突兀的怪异感,就好像,就好像.................亚瑟皱了皱眉,难以确定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想了一会儿,他放弃似的向后仰去,靠上椅背,眯眼看着伦敦难得晴朗的天空。无边无际的蓝,亚瑟的目光追随着被风吹动的缓缓移动,他现在什么都不愿意想,让大脑慵懒地放空。
       妖精们没有来打扰,亚瑟很累,他们都知道。
       亚瑟原本空洞的目光突然闪耀了一下光芒,然后又呆滞起来。闭上眼,蓝色被隔绝在视线外,是剩下深浓的红色。对了,那种感觉他想起来了,那是一种————好像被从这个世界剥离又强硬地粘合回去的怪异感。
       有一堵墙,透明的。这边和那边都有自己,两个世界,一个人。墙的另一边,那个自己循着长久以来的本能生活:和弗朗西斯斗嘴打架;用淬毒的话语噎得人说不出话来;在生意场上笑得虚伪狡诈;偶尔和那群认识了无数岁月的家伙们一起欢闹。这边的世界是寂静的,他只能张望那边的欢腾,除了自己拥有颜色,周围是空荡的白。
       “————”像是听见了自己嘶声力竭的叫喊,那个自己回过头来,微笑着,带着虚假的温柔。
       “乖,那是亚瑟该在的地方哦。我可是英国呢。”那个人无声的说着。 

       亚瑟惨然地笑着,只有自己的说话声,即使嚎啕大哭也不会有人看见。
       太久了,他累了,所以小睡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梦。后来————
       亚瑟没再想下去,他睁开眼,对上一双揽尽世间蓝色的眼睛,天空和大海在那里交融。
       “亚蒂,我们去散步吧!”元气的声音,灿烂的笑容,阳光落进那双蓝眸,一如他穿过那堵墙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亚瑟定定地看着那人,露出一个轻松柔和的笑容。
       “笑得像笨蛋一样。”撇了撇嘴却毫不迟疑地握住了面前向他递出的手。
       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也是傻瓜。 
 

                                                                                                                             END


       


评论
热度(9)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