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烯染

洁癖晚期,常驻刀剑乱舞和梦间集 cp:白喵
目前沉迷刀剑乱舞和梦间集最爱的人是紫薇软剑

【米英】嘿,你在找这把伞吗

                       嘿,你在找这把伞吗
@北极圈以北 【北北,生日快乐!】
文:玖炽染            
设定:咖啡店服务生米x作家英
he
       “啪嗒啪嗒”大颗的水滴不断从铅灰色的天空落下。

       坐在玻璃橱窗旁的人看着外面的世界,轻轻叹了口气。被蜜色玻璃染上暖色的城市印进那人的眼中,却更显出那双翠眸的冷。明明该是充满温暖颜色的世界,他却只觉得寒冷。

       “糟糕的天气,糟糕的亚瑟·柯克兰。”嗤笑了一声,在心里暗讽自己一句,亚瑟喝了一口温度正好的红茶,将目光重新投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金丝眼镜反射着电子产品的冷光。他坐在那里好像一片独立于世的风景,孤寂的,淡漠的。

        一抬眼间,亚瑟看到了一个奔跑在雨中的身影。似乎和周围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但亚瑟就是忍不住把目光多停留了几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命运这种东西,那人正好对上了他的眼,那双眼充满晶亮的光芒,即使玻璃是蜜色的,亚瑟也能辨别出那抹蓝,自此一生都不会忘记。似乎是注意到了他,对方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没什么意义。”亚瑟对自己说,强迫自己扭过了头。

       “叮铃”店门的风铃声响了,一个狼狈的身影闯进了门。亚瑟快速地扫了一下进门的人,随即又重新开始敲字。是刚刚外面的家伙,亚瑟认得出来。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颇为年轻的悦耳声音突然从身边传来,把好不容易开始专心敲击键盘的亚瑟吓了一跳,一不小心打错了几个字母,原本想责怪那人几句,却在看见那片蓝色时忘记了言语,最终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他默默删去不小心犯下的错误,就像抹去心里那一丝奇怪的悸动。

        “嗯...........”那个拥有纯粹蓝色的人像是在思考,“我要一杯Espresso。”明明努力在集中注意力,却还是忍不住注意那个人的声音。

       “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你呢?!”他微笑着,是亚瑟不太喜欢的美式英语。

       太明亮了,太温暖了,不适合我。亚瑟这么想着,但身体并不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话语已经脱口而出:“我叫亚瑟·柯克兰。” 发出声音的时候亚瑟都微微一惊,他皱起了眉,这可不像平时的自己,反复告诉自己这只是出于礼节后,他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凝神看了一眼屏幕才发现自己犯了不少错误。不动声色地删掉那些内容,收拾好东西,无视对面的家伙好奇的目光,他径直向门口走去。推开门,发现雨已经停了,虽然天空还是暗沉的,但空气很清新,他可以慢慢走回去。

       “嘿,小子,人已经走了,别再看啦。” 戏谑的语调,阿尔弗雷德寻声看去。是店主。“那个眉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搭讪成功的啊。脾气差还很暴力,哥哥可是总被他欺压啊。”

       “怎么说?”恩,这是个法国人,但问题的内容让他感兴趣,阿尔弗雷德决定忽视对方让他起不了好感的胡子和金色半长卷发。

       “这个嘛,因为他打架可是非常狠哦。”

       “hero相信肯定是你先招惹他的吧。” 

       “你这么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啊。不过呢,”法国人话锋一转,“说不定你还是挺有机会的,毕竟他今天的反应还真是不太一样啊。”

       阿尔弗雷德不置可否地笑笑,亚瑟·柯克兰这个人的确有些特别,让他很是在意,他打算再接触一下,可以的话,下次看看能不能成为朋友。

        亚瑟是个作家,很喜欢去那家咖啡店写作。店长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虽然两个人总是互损,但这不妨碍他们确认对方是自己重要的朋友,而且那家店的红茶也的确符合他的喜好。老友一直不想招多少服务生,他是知道的,所以在看到上次雨天遇见的那个金发小子时,他着实惊讶了一番。挑眉看向店长,他的好友——弗朗西斯。但弗朗西斯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并不打算做出什么解释的样子。

       “那么,请问想要点些什么呢,亚瑟先生?”金发服务员的声音打消了亚瑟询问弗朗西斯的念头。毕竟,弗朗西斯找不找服务员与他无关,不是吗?

       本想像平时一样写会儿自己的稿子,却被不请自来的家伙弄的心烦意乱 ——奥,那个吵闹的美国人一直在旁边问东问西。开始亚瑟还回几句,后来就努力无视那个家伙了。当然,这是完全办不到的——一段时间后亚瑟意识到了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这时他已经完全没办法写出一个字了。这样的情况一连好多次,悲哀的是,亚瑟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对那个美国人讨厌起来。

       又是一个雨天,亚瑟有些慌乱地进了店,阿尔弗雷德照常端给他一杯红茶。温暖的茶水进入胃里,暖了一暖微冷的身体,这次,他终于决定问一问阿尔弗雷德了:“我说,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不放呢?”

       “因为hero很喜欢亚蒂啊。”理所当然的语气。

       “喜喜喜喜欢?!”亚瑟惊愕地站了起来,连阿尔弗雷德那句本该是很失礼的“亚蒂”都忽视了。

       “对啊,亚蒂很可爱啊。”

       亚瑟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没办法想象“可爱”这个词会有一天出现在自己身上。

       “特别是写文的时候会有很多不同的表情。”虽然都是比较细小的变化。

       就在亚瑟打算说些什么时,阿尔弗雷德离开了。这样也好。亚瑟这么想着。即使是有些微小的不悦也被他忽略了过去。

       时间在键盘声中缓缓走动,不知过了多久,亚瑟终于停下了动作。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余光扫到一个身影,似乎正注视着他的方向。他疑惑地看过去,哦,是阿尔弗雷德,应该说意料之中吗?

       “嘿,亚瑟,你的红茶凉了吧,需要hero帮你换一杯吗?”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很高兴自己被注意到。

       “那就谢谢了。”语气疏离。这个美国人说话太过暧昧,作为一个严谨小心的英国人他本能地想避开,或者是出于孤独者的本性,亚瑟下意识地抗拒阿尔弗雷德进入他的世界。

       但阿尔弗雷德好像完全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而是很迅速地给他换了一杯。“你的伯爵红茶,请慢用!”充满元气的声音让亚瑟忍不住微微发笑。

       “诶,亚瑟你笑了耶!”阿尔弗雷德很惊奇的样子。

       “笨蛋,你太大声了!再说,笑不是很正常嘛,我也不是机器人啊。”亚瑟脸有些发红,气急败坏地压低声音阻止阿尔弗雷德的白痴行为。

        “hero只是太惊讶了啊...............”

        哦,老天,阿尔弗雷德这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好像大型金毛犬啊!亚瑟在心里尖叫着,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去蹂躏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十分柔软的金发。

        “嗯...........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啦.............只是你这样让我觉得稍微有点困扰...........”结果还是把安抚的话说出口了。

       “亚瑟没生气真是太好了!hero先去工作啦!”说着已经前去迎接新来的那桌客人,等待点单。

       “啧,真是,太羞耻了啊..........”亚瑟低声呢喃了一句。刚端起茶杯,却看到了压在杯下的一张小纸条。

       “亚蒂,hero喜欢你,愿意交往看看吗?”

       看到这句话,亚瑟的脸顿时红透,简直可以看到不断冒出的蒸汽。他迅速站起来,似乎是逃回了家。

       “嘿,你男朋友跑了哦,还不追?”新来的女顾客这么调侃阿尔弗雷德。

        “什么?才、才不是,亚瑟、亚瑟才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和他只是一般的好、好朋友而已!”心里的事被人戳破,阿尔弗雷德的脸瞬间爆红,结结巴巴地否认。然而这只引起女顾客一阵低笑。

        回到家才发现伞没拿的亚瑟折回去拿伞,看到的就是阿尔弗雷德红着脸,而他眼前女孩笑意满脸的景象。这让亚瑟握紧了拳。这算什么,玩弄他很有趣吗?!亚瑟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艰难地回了家。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喂,胡子大叔,hero是不是做错了,亚蒂最近都没有来店里了。”阿尔弗雷德的呆毛都耷拉了下来,显得没精打采。

       “应该不会,他可能正巧有事吧............”嘴里这么说着,弗朗西斯心里却在担心。毕竟他们的事他都看在眼里,他知道亚瑟对阿尔弗雷德不可能没感觉。当了这么多年损友,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但现在的状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就在弗朗西斯以为事情彻底完蛋的时候,他接到了安东尼奥的电话:“弗朗,快来我酒吧,眉毛又喝醉了,我的酒吧快被拆掉了!”背景的声音十分嘈杂,音乐能听见某绅士在唱不成调的《天佑女王》。

       当弗朗西斯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自己好友衣衫半解,站在一团糟的桌子上大声唱着《天佑女王》。哦,老天,你简直不能想象那光景,太混乱了。弗朗西斯忍不住扶额叹息,啊,他就知道会这样。

       好不容易把亚瑟从桌子上弄下来,结果变成了亚瑟拎着他的衣领,一脸凶恶地对他喊话:“去你妈的阿尔弗雷德!玩弄老子感情很好玩是吧!我告诉你,老子不在乎!你爱找哪个女人都不关我的事!”

       “好了好了,小少爷,我是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的确是混蛋,行了吧,你放开哥哥的衣领啊。”弗朗西斯很无奈。

       弗朗西斯在经历了被骂、被打、被无理取闹等艰难险阻,终于把亚瑟弄了回去安顿好。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哎呀呀,这下子可难办了...............”看着睡梦中依旧喃喃念叨的友人,弗朗西斯觉得很头疼。阿尔弗雷德对亚瑟的心意他都看在眼里,虽然阿尔弗雷德有时很ky,但他对亚瑟那绝对是认真的,眼下怕是有什么误会吧。“那么...............”

       “吵死了...............可恶,头好痛..............”苍白的手从凌乱的被中伸出,在枕边胡乱地摸索了两下,终于摸到了手机。

       “亚瑟,不管阿尔弗雷德跟你什么发生了什么,总之最后快赶去机场,那家伙要回国了!”不耐烦的话语被堵在喉口,身体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手机几乎抓握不住。

        那家伙,那个阿尔弗雷德要回美国了?他还没有归还自己丢在店里的伞,他怎么能走?自己还没有给他回复,他怎么能走?还没有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的蓝眼睛,他怎么能走?还没告诉他自己第一眼就注意到他,他怎么能走?不,一定要留下他!

       亚瑟浑身一个激灵,开始胡乱地穿衣,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阿尔弗雷德不能走。
        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到机场,看到的却是飞起的飞机。什么都晚了,他没留住。他甚至没有阿尔弗雷德的联系方式。亚瑟发现自己知道的只有这个美国人的名字而已。

        失魂落魄地走出候机厅,迎接亚瑟的是瓢泼大雨。之前没发现,其实他一直在雨里奔跑,身体湿透也没有感觉。脚步踉跄走到自己的车旁,已经没有了打开车门的力气,只能靠着车,任由雨水尽情浇灌。雨水流过干涩疼痛的眼睛,染上了体温,恍若眼泪。

       失去焦距的森林绿中印出一个奔跑靠近的身影。然后清亮的声音混着雨声响起:“你在找什么吗?”

        这次是真的。温热的液体混进了脸上不断滑落的冰凉,嘴角却自顾自地翘起:“是啊,我的伞丢了,我正在找它。”

       “嘿,你找的是这把伞吗?”

       “我想,是的。”迎接他的是放大的蓝色大海和冰冷柔软的薄唇。

                                                            END

评论(5)
热度(83)

© 紫烯染 | Powered by LOFTER